当前位置:首页 珍珠 珍珠行情

南珠:触底反弹,是时候了吗?

发布时间:2020-08-13 14:34:54来源:《今日北部湾》杂志发布者:王珊浏览量:16285

核心提示:北海具有3000年珍珠采集的历史,被誉为“南珠之乡”、“珠城”。北海合浦出产的南珠是海上丝绸之路主要贸易物品之一,是北海最具区域文化代表性、最有故事性的物品。至现代,北海成为北部湾地区最大的海水珍珠及珍珠制品产业城市、全国海水珍珠及制品的重要批发集散地。但最近十多年,受种质退化、经济下行、城市建设和环境污染等因素影响,中国海水珍珠整体陷入低迷状态,南珠养殖逐年萎缩

  北海具有3000年珍珠采集的历史,被誉为“南珠之乡”、“珠城”。北海合浦出产的南珠是海上丝绸之路主要贸易物品之一,是北海最具区域文化代表性、最有故事性的物品。

  至现代,北海成为北部湾地区最大的海水珍珠及珍珠制品产业城市、全国海水珍珠及制品的重要批发集散地。但最近十多年,受种质退化、经济下行、城市建设和环境污染等因素影响,中国海水珍珠整体陷入低迷状态,南珠养殖逐年萎缩,北海则面临“珠乡无珠”的窘境。

  在这样的困难中,北海却提出“振兴南珠产业”,这样的逆风而行,依据在哪里?发展方向如何确定?本文尝试从中国南珠产业发展现状及存在问题、振兴南珠产业政策落实情况、国际珍珠产业经验借鉴、“一带一路”产业发展思路等方面,对上述问题进行探讨。

  1、产业现状:讲真的,我太难了

  传统认知体系中,南珠的品质备受赞誉,明代史学家屈大均在其著作《广东新语》中写到的“东珠不如西珠,西珠不如南珠”这句话,一直令南珠引以为傲。南珠文化历史悠久,早在春秋战国时代已贵为贡品, 清代因战乱和文化差异,南珠没落,新中国成立后,政府提倡扶持,珠辉再现。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在珠母贝人工育苗技术、母贝养成技术、插核育珠技术、母贝三倍体等方面均处于世界先进水平。然而 2010 年后,受城市建设和长期超负荷养殖影响, 南珠产业再遇危机。《中国渔业统计年鉴》数据显示,中国海水珍珠产量自 2006 年开始逐年下跌,2014 年起更是进入低迷期,从顶峰时的年产 35000 千克跌至 2018 年的不足3000 千克。海南已经完全退出了海水珍珠养殖市场,广西变动不大,但占比较小,广东则缩小到三分之一。2016 年,在全球影响力最大的香港珠宝首饰展览会上,珍珠展品总成交额为 3.85 亿美元,而其中南珠成交额竟只有 2 万美元。与法属波利尼西亚(大溪地)的黑珍珠、东南亚的白珠、金珠相比,南珠每斤的价格甚至不如其一颗的价格。

  2、权威报告:查找制约发展原因

  目前国内南珠产业集中在“两广”地带,而广西的南珠产业主要集中在北海。2019 年 12 月,北海市人民政府委托自然资源部第四海洋研究所编制的《全球珍珠行业发展报告》在北海南珠节暨国际珍珠展上发布。报告中对南珠产业发展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探讨,指出养殖环境恶化、生境问题突出,已成为制约南珠产业振兴面临的首要问题。这其中包括陆源污染对珍珠养殖海域的影响、不规范养殖行为(如盲目追求生产规模超容量养殖等) 带来的负面效应,以及沿海地区经济建设对养殖海域的占用等。养殖技术创新不足,原珠品质下降,是制约南珠产业发展的又一重要因素。在北海南珠节全球珍珠产业发展论坛现场,多位专家谈到马氏珠母贝种质退化的问题。由于长期无序育苗、插核技术不精、日常管理不善、区域养殖密度过大等原因,目前珍珠贝个体普遍偏小、体质弱,育珠时间短、珠层薄,养殖存活率低、成珠率和优珠率低, 南珠品质与同类产品相比不具有太大优势,比如与日本珍珠相比,母贝是一样的,成珠质量却差别较大。国内南珠加工企业普遍存在加工技术简单粗放、综合利用度不高的问题。不少加工企业规模小、力度不足、技术设备落后、缺乏精深加工,因此加工产品单一,研发能力不足,缺乏与贵金属的组合设计与镶嵌,珍珠贝肉、贝壳等附加产品利用层次和效率也不高,成品附加值低。南珠贸易流通渠道长期以来较为单一,集中于线下实体店,而目前线上渠道仍未成熟。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副秘书长王芳在北海南珠节全球珍珠产业发展论坛上, 展示了 2011-2019 年“双十一”珍珠消费数据,指出珍珠销售从传统线下开始向电商转型,销售形势见好,但我国女性对珍珠产品的占有率不及美国、泰国等国家。从运营情况来看,由于缺乏权威认证,消费者难以辨别南珠真伪, 非常影响线上销售。

  此外,南珠交易市场监管也有待进一步强化,建立政府与行业间的有效协调机制,杜绝以次充好、以假乱真、以有核淡水珠充当海水珠销售等乱象。

  3、政策刺激:现代版“珠还合浦”令人期待

  以上各种产业发展问题,北海市委、市政府十分重视, 近几年在南珠资源保护和产业规范化管理等方面做了很多努力,并于 2017 年提出“举全市之力振兴南珠”,成立了北海市振兴南珠产业办公室。自治区人民政府更提出把振兴南珠产业作为北海打造“向海经济”的重要抓手,坚持以高标准引领南珠产业高质量发展,着力提升南珠质量,建立南珠品牌,提高产业效益。实际上,虽然广西南珠产量比广东低很多,近年来还受到“高产低值”问题的困扰,但北海一直走在南珠产业的前沿,具有“振兴南珠”的底气和责任。1958 年,我国第一个海水珍珠养殖场在北海诞生,同年培育出我国第一颗海水珍珠。1966 年在合浦,我国首次将马氏珍珠贝育苗成功。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北海南珠产业达到顶峰,全市有大小珍珠养殖场 2000 余家,养殖面积 3 万公顷,南珠产量达到历史最高的 8.8 吨,占全国海水珍珠产量的近一半, 中国的马氏贝珍珠产量也一举超越日本,雄冠全球。2004 年, “合浦南珠”成为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并得到北海市政府的有力保护。振兴南珠产业是 2017 年正式提出的,而在此之前,北海已做了多年的基础准备。从 2013 年开始,历时 3 年建成珍珠标准化养殖、标准化加工、标准化销售 3 个核心示范基地,1 个标准化珍珠贝良种场,形成了珍珠标准化生产示范产业链。成立振兴南珠产业办公室后,北海市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将南珠纳入海洋产业发展规划,设立振兴南珠产业政府专项资金,划定 23.5 万亩南珠养殖专用海区,扩大养殖规模、海洋生态保护、种苗质量提升、管养实施优化、加工提质、市场规范、配套建设、融合发展和奖励扶持等九大行动,全力推进南珠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把南珠产业打造成为北海最具资源优势和文化内涵的特色优势产业。在北海市委、市政府的不断努力下,北海南珠产业逆风前行。2018 年全市产南珠 1176 斤,是 2016 年的 11 倍多, 产品质量达到养殖高峰期水平。2019 年春季插核 1200 万贝, 收采去年秋季插核南珠 400 斤,冬季采珠丰收在望。现代版“珠还合浦”令人期待。

  4、他山之石:国际经验值得借鉴

  珍珠产业受经济形势影响很大,2020 年全球经济仍不容乐观,在南珠产业发展困难重重的环境下,已经开始努力并取得一定成效的振兴南珠产业行动,将如何进一步发展?各国际珍珠产业大国的实践经验,以及珍珠业内专家学者总结出的规律性方案,能给北海一定的参考和启示。目前珍珠产业发展最好的日本,其实也存在诸多困难,如养殖条件有限、地震多、污染严重等,以及年轻人不愿意从事珍珠养殖这项繁重艰苦的工作。对此,日本的做法是将目光投向海外,对养殖行业实行“走出去”战略,投资发展海外珍珠养殖场。此外,在增加珍珠产品附加值、打造珍珠名牌、开发珍珠文旅业方面,日本也做了很多工作, 如人民网报道过的日本三重县,将参观珍珠养殖与住宿相结合,带动整体旅游。法属波利尼西亚(大溪地)的珍珠产业的发展策略,则是打破思维定势,追求变革。在北海全球珍珠产业论坛上, 大溪地珍珠大中华地区宣传代表黄素珠分享了“圆外之美”(Asymmetric Perfection)这一推广理念,显示出在设计风格多样化、个性化、人性化的当下,珍珠“越圆越好”的刻板印象或许可以改变。据了解,大溪地当地珠农也渐渐明白,珍珠贝壳及一些并不完美的的珍珠,也可以带来经济效益。黄素珠还透露,2020 年,大溪地珍珠的宣传策略是“S.E.E.D”,四个字母分别代表研修之旅(Study Tour)、教育项目(Education Project)、大型活动(Event)、设计竞赛 (Design Competition)。澳大利亚则示范了珍珠养殖行业如何严格规范管理。该国设有珍珠产业部,对海区环境和养殖容量采取配额制。想从事这一行业者,只能从拥有政府生产许可证的公司购买许可证或参股,且这些公司每年用于生产的珍珠贝数量受到严格控制。破坏天然资源者,将被高额罚款甚至吊销牌照。《全球珍珠行业发展报告》提出,提升南珠在全国乃至全球珍珠行业中的地位和竞争力,要秉承“量足质优” 的方针,在扩大南珠产业规模提高产量的基础上,坚持“生境修复、技术升级、空间突破、市场拓展”的总体思路, 以及“生态优先原则、规划先行原则、科技引领原则、协调融合原则”这四大发展原则,科学、合理、有序地推进南珠产业转型,实现南珠品质突破。

  5、复兴之路:建设国际合作通道

  业内总结的南珠产业振兴的对策,包括继续加大政府引导、开展养殖环境研究与修复、优化南珠产业发展模式、构建南珠技术创新联盟、拓展与优化南珠产业空间和布局、以龙头企业带动知名品牌培育、扩大南珠对外开放合作等。其中,扩大对外开放合作,是将南珠产业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的有效策略,并且符合广西的地缘特征和总体发展思路。广西紧靠东盟,在珍珠产业发展中应充分发挥这一地理优势,积极融入“一带一路”与“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建设,加强与东南亚国家的技术交流与产业合作,协同推进北部湾国际南珠养殖基地建设,建立跨国合作的集南珠养殖、加工与技术合作为一体的综合发展基地。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广东海洋大学珍珠研究所所长谢绍河就认为,振兴北海南珠,首先要从意识形态上明确发展意图、确定发展方向、法规项目责任,以“政研学旅”与“一带一路”为主题,支持重点项目选址,创新构建南珠养殖产业的“北海模式”,积极开展与东南亚国家和地区的产业合作。这一合作思路得到多方支持。马来西亚沙巴大学陈奈寒表示,希望响应“一带一路”倡议,进一步开展中马珍珠养殖合作。大溪地珍珠产业相关机构今年 10 月也刚刚到北海拜访了学校和相关教育机构,开展互动活动。日本珍珠企业代表吉村海竜更是呼吁,中日两个海水珍珠大国应团结一致,共同促进南珠产业的振兴和发展。

 

  这样的积极交流中,有助于加快南珠技术创新与模式优化升级。专家还提倡建立国际海水珍珠开放合作平台, 以学习交流海水珍珠养殖、育珠、加工技术与管理方式为主要职责,建立海水珍珠养殖国家或地区互访制度,通过实践交流与指导,促进南珠产业在全球的复兴与发展。